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教培机构惊现“庞氏骗局”自杀式扩张酿出卷款跑路恶果
发布时间:2021-11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教育机构跑路频频上了热搜,近日,关于树童英语、精锐教育无法退款的投诉密集出现在网络上,从几万到几百万,这都是家长们的血汗钱。看似与整治校外培训有关,其实,校外培训的消费假象是资本蜂拥而入造就的假象,所谓的新赛道其实已经严重内卷,加上其“庞氏骗局”式的预付费套路,一旦预收款停掉或者减少,又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,估计八成的教培机构都活不下去,进而被集体退费挤兑而破产。

  10月11日,江苏省消保委发布了《2021年第三季度江苏省消费投诉与舆情分析》。据统计,2021年第三季度江苏省消保委共计受理消费投诉40442件,咨询9万余件。其中,商品房及房屋中介投诉多,教育、培训服务投诉跃居高位。

  这只是近期消费培训机构退费难的冰山一角。继8月份华尔街英语爆雷后,近期又有新闻曝光“树童英语”疑似跑路、精锐教育宣布破产。

  树童英语在广州、武汉、成都、东莞、杭州等地的门店都已停课。投诉平台显示,关于该机构停课疑似跑路的集体投诉已达到100次以上。树童英语总部及成都相关公司因涉债务纠纷被起诉。

  树童教育集团官网资料显示,树童创办于1999年,专注于3至15岁少儿英语培训,同时涵盖游学、留学等业务。目前已在全国开设了至少230家课程中心,有学员20万人。相关介绍中还提到,树童计划在全国开设1000所分校,五年内登陆资本市场。

  10月12日,精锐教育官方宣布停止营业。有学生家长称有几百万学费未退,老师也被拖欠数月薪水。据精锐教育财报显示,截至今年2月28日,精锐教育已收取未上课的预付费高达27亿元。

  2021年5月,树童英语创始人李小静李小静曾在一次演讲时得意地表示:2020年受疫情影响,许多教培机构不断传出停业的新闻,树童英语通过内部深化革新,化危机变转机,加盟数量不降反升,取得了逆势增长,新增28家课程中心,全年实现业绩增长40%。

  早在2018年,精锐教育收购巨人教育时,还对这家传统老牌教培机构抱有很大的希望。2019年4月份,精锐教育董事长张熙表示,到2023年,巨人教育将在中国建立起500家线上线万的学生在读指标,预计达到50亿元的生产收入。未来五年,巨人教育将投入20亿元,其中10亿元是用于校区的扩张和区域性的并购。

  从门庭若市到门前车马,对教培机构来说,似乎成败只在一夜间。多家机构把原因归结为政策因素,而对自身的问题轻描淡写。

  实际上,这个因为2020年疫情带来的数亿学生网上教学的盛况注定是短暂的,而这相比对于遭受疫情重创的其他行业,是唯一的亮点,但却被资本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,并意图以最快的速度攫取商业价值。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总额达一千多亿元,且资金潮水般地涌向头部企业,“猿辅导”融资35亿美元、“作业帮”融资23.5亿美元。

  显然,校外培训这个行业的需求根本不能匹配这么多的资本,那资本就会充分挖掘存量市场,并疯狂培育增量市场。在资本进入后,在线教育企业迅速“跑马圈地”,典型表现就是不惜成本加码营销、通过广告和各类途径疯狂抢占流量。为了满足逐利本性,资本不惜利用构建虚幻的需求和以自杀式的方式来抢占市场。

  据北京师范大学未来教育研究中心测算,在线教育行业的基本情况是平均每招一个学生亏损250元至2000元,增收不增利、依赖外部融资补缺口是普遍现象。事实上,该亏损已是基于生命周期价值(Life-time value, LTV)模型计算了用户在未来3年可能缴纳的学费。其结果是,行业内耗严重,且一旦企业被资本抛弃,将面临资金链断链风险,在现金储备不足或难以借款的情况下,只有宣告破产,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用户的退费风波。

  实际上,“互联网+资本”掀起的价格战和营销战不仅在长租公寓、共享单车和团购等商业案例中也比比皆是。

  一旦为了逐利,无序扩张的步伐就停不下来了,烧完了投资人的钱,被资本推着的创业公司就会动起用户的念头。

  1、该4年英语课程免费,4年后可选择价值69800元的国内、国外游学几条线路(等值出游)。

  2、期满后若不出游,可9折领回现金奖学金,即69800*0.9=62820元。如此一来,则相当于4年英语课程仅花费了69800-62820=6980元。即平均年单价:6980/4=1745元。

  而一年的课程之前有48次(一次2小时),平均下来每次课只需要1745/48=36.35元。即使后面改成一年40次课,课单价也仅为1745/40=43.625元。

  这种模式就是“钱生钱”,几十万投入属于投资,在保本之余,孩子还能参加六年免费培训的。给机构20多万的家长,以为孩子可以免费上6年的课,最后还能收回9成的钱,这不算是教育消费,只是P2P的教育版玩法。

  树童业绩高得吓人不是没有原因的,然而隐患也就此埋下。如果没有新学员加入,无论是否有“双减”,树童都将出问题。

  树童英语的销售员要拿提成的,树童的销售员最高可拿20%的提成。去掉销售员的提成,再减掉4年后退回给家长的钱,树童英语还要亏10%,授课老师的工资从哪里出?授课的场地费从哪里出?

  常人都知道,这注定是一种玩不了多久的商业模式。玩到最后,老板只有两种选择:要么是倾家荡产;要么是卷款跑路!

  虽然树童开创了P2P的教育玩法,但那种预付式收费模式在很多行业都普遍存在。

  把预收款当做是收入,盲目扩招、扩张,试图抢占市场份额,这样的举动往往导致经营不善,资金链断裂。很多行业极其依赖现金流,一旦没有新的会员加入,企业就会资金链断裂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行业的监管并非没有法规政策可依。比如教育行业,2018年,国务院办公厅就出台了《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》,其中明确要求“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”。只不过,各地方对相关政策的执行力度,就不得而知了,毕竟就短期而言,一个行业的崛起对地方经济的影响是利大于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