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新版《红楼梦》揭秘 演员透露选角过程
发布时间:2021-11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公开选秀、私下暗访、百里挑一、欲说还休……新版《红楼梦》当初选角的时候就经历了不少的波折,而最终选出的这些俊男靓女也免不了备受争议。但是,他们到底是怎么被选中的呢?这个问题,在今天的最后一期“百问‘新红楼’”中会给出答案。

  66问:新版《红楼梦》中的主要角色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,那么成年贾宝玉是如何选拔出来的呢?

  杨洋:剧组的工作人员去我们学校选演员,也没说什么,我们整个班的同学站成一排,挨个儿介绍自己,最后他们留下了我们的资料和联系方式就走了。后来剧组通知我去培训,但是当时我要参加一个韩国国际舞蹈大赛,就放弃了去培训的机会。等我参加完了比赛,我们班同学,在戏里演小探春的张馨予就给我发短信,说他们已经在剧组培训了。因为《红楼梦》是太经典的名著,我就觉得如果有机会演出,哪怕是没有台词的小角色,都会今生无憾了。很幸运的是,剧组后来又把我找了回来,在开机那天才定下我来演成年宝玉。

  67问:戏里的台词听起来都文绉绉的,而且都是大段大段的,表演的时候觉得困难吗?

  杨洋:开始觉得会很难,但是就像导演说的,理解了其中的意思,像平时自己说话一样说出来,就变得比较简单了。不过有一些还是挺难背的,比如宝玉为晴雯写的《芙蓉女儿诔》,特别长,里面都是比较生僻的字,是我花了最大力气去背的一段。

  杨洋:我出生于1991年,没看过老版《红楼梦》,完全是看剧本看原著来了解贾宝玉这个人物的。那个版本确实很经典,但是我不想受它的影响,不想去模仿某个演员,也不想以超越某个演员为目的,我只想通过自己的学习和努力,用最真诚的心演好宝玉。

  于小彤:导演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,把剧本讲给我们听,还会结合我们身边的事例,让我们更容易理解。她让我把自己最本真的性格演出来就好,因为我在演宝玉的时候,跟原著中宝玉的年龄很接近,本色演出会更自然。

  于小彤:开拍之前,剧组对我们所有的演员进行了将近半年的封闭训练,请来的都是行业里的顶级老师,教我们琴棋书画、诗词、舞蹈、民俗、吟诵、台词、礼仪等很多课程,还有红学家来给我们讲课,另外就是必不可少的表演、台词课。

  蒋梦婕:当时剧组去我们学校挑演员,老师让我们排练完以后,换了自己的衣服再回到排练厅来,等我们回去后看到了几个人,他们让我们做自我介绍,给我们拍照,留下了我们的基本资料和联系方式,也没说是干什么,更不知道是新版《红楼梦》剧组去选演员。过了一阵子,我突然就接到了剧组通知我去培训的电话,就这样我就进组了。大概是觉得我的气质和林黛玉有契合吧。

  蒋梦婕:成长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,我想导演也是觉得让我一个人来演少年黛玉和成年黛玉,情绪会比较连贯吧!

  蒋梦婕:很喜欢啊!我觉得很漂亮,在中国古代的确是有这种造型的,而且只有大家闺秀才有可能实现额妆。

  李沁:书中对宝玉服饰的描写是华丽多彩的,非常漂亮,也体现出宝玉的与众不同。

  蒋梦婕:我比较喜欢史湘云吧!她性格大大咧咧,很豪气,又很有才华,算是男女老少通吃那种类型。

  76问:按照你的理解,林黛玉、薛宝钗、贾宝玉这三个人物的关系是怎么样的?

  白冰:用现在的话来说他们是三角恋,但是跟现在的三角恋又不一样,因为他们的感情是有一些外力因素的,尤其是对宝钗而言。如果放在现代,他们本来可以生活得很好,因为宝钗其实是个很大气的女子,但是放在古代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悲剧,我觉得这跟当时贾府和整个社会心态都有关系,是不可避免的。

  李沁:我觉得小宝玉特别调皮,很有宝玉的特点,喜欢和女孩玩。对大宝玉的印象是清秀、文静,两人都与书中描写得很像。

  蒋梦婕:我和杨洋私下关系很好,不拍戏的时候我们可能还在打打闹闹,但是一开拍,两个人立刻就变得深情款款。导演说这个地方应该怎么演,我俩都不用商量,一演那感觉就来了,超神奇。

  李沁:我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遇到过像宝玉这样的人,而且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喜欢的是什么类型。或许会喜欢吧,因为宝玉这种类型的男孩肯定很可爱,但我不喜欢宝玉太多情,他喜欢很多女孩。本报记者 孟丽

  杨洋:现代社会应该不会有宝玉这样的男孩了吧!我身边有的人说,宝玉是非常理想的男孩,但是这个人只存在于理想当中,因为他们会觉得宝玉对每个女孩都好,没有安全感。我想现在的男生可能不太会有宝玉那种,但还都挺绅士的吧!

  蒋梦婕:黛玉很直接,不懂得圆滑,这样真实的人在现在越来越少,很珍贵。当然在现实社会,这样的性格肯定有利有弊,看如何取舍权衡吧!

  于小彤:当然会有不同,像“80后”和“90后”的童年就不一样,每个年代的人都有每个年代的特质。

  杨洋:我还好,刚演完的时候会沉浸在那个情绪里,毕竟我演的部分比较悲情,但慢慢就走出来了。

  蒋梦婕:《红楼梦》是每一个人的梦,当然也是我的,它太美了,美得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出现,所以我很荣幸能参演《红楼梦》这部古典巨制,它将是我永生难忘的事。

  蒋梦婕:感谢导演对我的教导,也感谢导演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多彩的世界,让我能够实现做演员的梦想。感谢观众朋友们关注并喜爱我们用心拍摄的《红楼梦》。

  于小彤:谢谢导演让我在青春最叛逆的几年在新版《红楼梦》剧组度过,与宝玉一起成长。如果没有导演,可能我现在还是一个贪玩的小孩,谢谢!

  李少红:第一集。在原著中,前两回的笔墨最重,有神话开篇、女娲补天、太虚幻境、元宵灯会等巨大场面……在以往的影视作品中,几乎都是一笔带过。在新版中,这部分描写被最大程度地“原景再现”,此为含金量极高的要素之一。此外,第一集中出现的人物含金量极高,癞头僧、跛足道、冷子兴、门子……饰演这些人物的都是演技精湛的知名演员,刘金山、刘威、英达、刘仪伟等“名将”争相上阵。

  李少红:剧组把乌镇改造成了200年前的水乡,将1000多盏花灯在拍摄现场施行“海陆空”全方位覆盖,水面、船上、桥上、戏台、茶楼、小铺、街摊……处处张灯结彩,务求在夜间营造出一种繁华盛世的昔日胜景。

  李少红:有。从美国特技公司请来特技导演安地及数十位特技师。中影集团还提供了最现代、可升降20多米的“大炮”(超长摇臂)来支持拍戏。

  李少红:是的,剧组将培训地点选择在了北京郊区的某五星级高档商务度假酒店。小演员们住在里边,有专门的人为他们服务,基本上他们就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,为的就是不让他们尊贵的手脚受到一点点伤害,从气质上培养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和小姐。

  李少红:绝对没有穿帮镜头。至于字幕,《红楼梦》有专有字和专有用法,但那不是错别字。

  李少红:为了制作这件重达4000克的成衣,我们采用了几百片雄孔雀羽毛全手工织就,耗时一个半月,收纳时则用牛皮纸特别包裹卷起寄放,还有专人监视。

  李少红:我们给林黛玉的耳环准备了两副,都是手工制作的,一副是纯银耳环,一副是镀金耳环。贾母的耳环很漂亮,纯金的,黛玉的耳环也不便宜。

  李少红:由8位“80后”作家完成新版的剧本初稿,分别是苏向晖、张天然、张珊珊、顾小白、友竹、李雪、刘跃、胡楠。

  李少红:也出自“80后”之手,曾参与冯小刚《手机》、张艺谋《千里走单骑》音乐制作的郭思达完成了新版《红楼梦》的15首音乐作品。

  李少红:100多种,作用和现代放干花一样,床上、身上都有。重要角色的要特别设计,比如黛玉送给宝玉的荷包,算是爱情的信物。有的是引起剧情发展的,比如傻大姐捡到的荷包引起了大观园查抄,因为上面有春宫图。这些荷包基本都是手工制作的。

  李少红:近百件。重要角色至少人手一帕。扇子的最终数量也应该在100把以上,男子折扇有精美扇套。

  李少红:仅设计稿就数百页。元宵灯节的灯、房间里的落地灯、丫环提的灯笼、院落里挂的灯笼……视场景需要,加在一起有200多种。